「同意」票多於「不同意」票的306號新地球

亂數事件當天晚上

        全球性公民投票結果出來之後,老三眼馬上聯繫「公司」總部,總部回覆,明天就會派太空船到306號新地球,將疲憊不已的三個孩子接回培植輔育部,並客氣地邀請蟲蟲隨行,作為感謝小館長一路照料三眼的回禮。

亂數事件隔天

        豆腐不見了。小黑、何何、阿奇和蟲蟲在美食中心、娛樂中心都找不到它,甚至跑去他們剛到306號新地球的降落地也沒有。後來蟲蟲在圖書館大會客室打掃時,在往下的樓梯角落看到了一些油污,每往下幾階就又出現,何何認為,這是豆腐留下來的痕跡。他們試著在大圖書館找了幾次,最後都因為怕在迷宮般的書庫間迷路,帶著絕無僅有的資訊量,豆腐就這樣消失在大圖書館。

        「公司」總部的太空船登陸,現任的培植輔育部部長從豪華、巨大、閃亮到讓人睜不開眼睛的銀白太空船上優雅的走下來,他依序和306號新地球的行政首長及老三眼握手,並說了些什麼,讓行政首長開心到不斷鞠躬哈腰。三個孩子站在離大人們有點遠的地方,聽不大清楚。阿奇說,部長大概說到「忠心」、「驕傲」、「榮耀」、「晉升」之類的字眼,她自己是不大明白這些字有什麼好那麼開心的。

        就在太空船要升空的前一刻,蟲蟲氣喘吁吁的跑來,什麼都沒帶。小黑非常開心的衝下太空船,問他怎麼後來決定來了,不是本來他爸媽不給他來的嗎?蟲蟲說,今天一大早,行政首長跑去他家,跟他爸爸媽媽講了很久,說像蟲蟲這樣愛讀書的人才,放眼全部的新地球也找不到幾位,於是說服「公司」總部,不只提供蟲蟲出去遊歷的機會,甚至提供到「公司」總部學習的機會,破例讓蟲蟲參加「三眼」的培訓,培訓結束之後,可以回來306號新地球服務,也可以參加其他新地球的鏡子計畫。

        後來我爸媽就答應讓我來找你們了,蟲蟲說。

亂數事件3個月後

        306號新地球的資訊部及警備部的業務量,在近期達到歷來最高。縱使全球性公民投票過了,許多人還是很好奇「公司」掩蓋的秘密,因此,每天、每時、每刻都有不同造謠方式出現。有的說,「公司」正在秘密策劃著改變真正人類、何蒙庫魯茲、奇美拉和任務型機器人的位階關係,讓何蒙庫魯茲和奇美拉的位階都在真正人類之上,任務型機器人與真正人類的關係,則是視任務而定;有的說,才不是這樣呢,而是完全相反,「公司」開發出一種最新技術,讓未來只會剩下真正人類,沒有錢、管道將自己變成真正人類的何蒙庫魯茲及奇美拉自己小心了,要不是被殺掉就是被破壞電路板;有的則說,其實呢,「公司」想隱瞞所有人的秘密,就是他們現在的領導人其實不是真正人類,而是奇美拉,而且還是同性戀。

        行政首長被假新聞搞得很煩躁,尤其是同性戀的那個,他在為「公司」闢謠的記者會上說,不是我們歧視同性戀喔,親愛的各位,畢竟「公司之內,人人平等」,他們可以成為任何他們想成為的角色,擔任各種想成為的職業,但「公司」的領導人就另當別論,作為全部3068個新地球的表率,在生育率越來越低的現在,如果領導人不會繁衍,如果他不曾在狹義的家庭中,擁有照顧孩子會有的情感,那他要怎麼說服所有人,能夠好好照顧如此廣大幅員的「家」呢?

        但闢謠記者會的成效有限,人們依舊散播他們想散播的故事、相信他們想相信的「事實」。最後平息輿論、並阻止輿論演變成更棘手的局面的,仍然是經驗老道的老三眼。他們調閱出所有在投票中投下「不同意」票的人們,請警備隊部成群結隊的去送禮,不只送一次,而是有禮貌的、面帶微笑的送很多次,並詢問他們投下反對票的理由。

        輿論後來就停止了。

亂數事件10年後

        306號新地球的「公司」分部中有份機密資料顯示,亂數事件當年投下「不同意」票的人當中,經濟能力較好的真正人類及何蒙庫魯茲,幾乎都因為學習、工作的緣故,遷往其他已開發新地球,91.7%的人都不會再回來;經濟能力比較不好的群眾,則有許多人自願成為「先行者」,協助「公司」開闢新地球,這些人則100%都不會再回來。

        老三眼中的真正人類真,在這一年年中,於娛樂中心上傳了回憶錄《投宿在一個沒有地名的地方:真正人類的306號新地球開發血淚史》,存取匣中,鉅細彌遺地呈現了三眼將貧瘠的星球,變為最成功、先進的新地球的艱辛歷程,在描述亂數事件的段落,他是這麼寫的:

        亂數事件之後的動盪時刻,許多投下反對票的人,被家人、朋友視為異端、叛徒、犯人。但是,「犯人」兩個字在我的心目中,只不過是一個抽象的法律名詞,當我和他們面對面,我看到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顆善良的心。為了讓各種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,我們基於不得不的現實,做了非常多艱難的決斷,但現在回想,我並不後悔。[]在與奇美拉第一批從其他新地球送來的居民碰面時,我曾經問他們:「這地方叫什麼名字?」你們說:「沒有名字。」人不能沒有姓名,地也不能沒有地名,這裡就是306號新地球——它並不是隨機的編碼,而是我們家園的名字。

        年底,他在蟎床上,安然地於睡夢中逝世,享年221歲。

亂數事件50年後

        任務型機器人與奇美拉之間的敵對情緒越來越高漲,最終導致了任務型機器人以「奇美拉的動物基因會使資訊的正確性產生偏移」,取消所有奇美拉的娛樂中心使用權的結果。無法再取用任何存取匣的奇美拉,也等於被剝奪了所有接觸知識、資訊的管道,部分奇美拉知識份子轉而佔據現已荒廢的大圖書館,重新教導奇美拉的孩子們如何使用書本。

        某天,一位唸書給奶奶聽的女孩,意外地在《公司史》〈第四章:覆寫新家園〉頁面中的空白處,發現很多刪除及註腳,這些筆跡異常工整,絕非人手可以寫出來的程度,註腳中,除了提及鏡子計畫的實情,也寫到了「將軍先生」的存在。從註解中被揭露出來的「公司」秘密,與奇美拉累積已久的怒火重疊在一起,使得奇美拉開始以組織化的方式,在大圖書館內探索藏書,並收集、歸納出現在書頁中的註腳,同時以旅行的名義,聯繫上亂數事件當年投下反對票、遷居到其他新地球的居民,逐漸形成不為「公司」所知的網絡。

亂數事件100年後

        這一年,306號新地球再度陷入流言造成的動盪,並導致了這顆星球唯一一次的起義,最終造成了脫離「公司」,入主「將軍先生」的局面。

        透過尋找大圖書館內散落的註腳以建立起「公司」的秘密,並與其他新地球組成跨星球網絡,奇美拉開始在306號新地球內,透過「將軍先生正常化」的計畫,讓所有人意識到「將軍先生」並不是少數害蟲,而是「公司」先生之外的另一種選項,「將軍先生正常化」企圖戳破「公司之內,人人平等」的假象,從各個層面指出不平等的事實,說服全球的人們,與其繼續在不平等的謊言之下生活,不如賭一把。

        整個起義越演越烈,最後,在306號新地球的民眾強制將「公司」所有高層遣送回總部,並歡迎「將軍先生」入主之後,「公司」與「將軍先生」之間簽了條約,「將軍先生」允許「公司」離開前,在「常識/歷史/重要等級S」的存取匣中,新增「將軍先生」的條目,並在條目中註記:

        「公司」之所以在先前將「將軍先生」描述為反「公司」組織,實是為了在第三次虛擬世界大戰之後,維持和平的必要措施,有鑒於宇宙已經進入下個階段,我們宣布,將與「將軍先生」牽起友誼的手,共同維持全宇宙的和平及繁榮。

        現年112歲,作為亂數事件當事人之一,且目前擔任 14000至15000號新地球鏡子計畫資深顧問的鼎-寬-里-大-佳-進-松-奇-風表示,雖然這此起義在報導中,會被詮釋成亂數事件的遺緒,但他認為,本次脫「公司」入「將軍先生」的事件,和自己並沒有直接關聯,因此,他只能抱持祝福的心態,無法給更多評語。 

        他也趁著這個機會,想要跟不曉得在哪裡的老朋友哈其林蟲蟲說段話:

        我的朋友,100年前離開306號新地球那天,當結束太空旅行,一覺醒來時,就再也沒有看到你,太空船上的任務型機器人T07U告訴我,你已經被送到不同的新地球了。如果知道這則訊息,請跟我聯繫。

亂數事件300年後

        在「將軍先生」、「公司」與其他宇宙開發商攜手之下,306號新地球大圖書館之謎終於被破解,複雜的建築體被重新建造為知性遊樂園,人們可以與有歷史以來,不同時代的人物互動,除了聊天之外,也提供交往、對戰模式,甚至可以微調這些人物的參數,以符合使用者自身對此人物的想像。

        改建過程中,有位建造部的人員在離地很遠的書庫中,發現一台型號十分老舊的領航員任務型機器人,周遭散落著明顯遭塗改的書冊、紙張,這些筆記時序跳躍地描述著300年前、600年前、3000年後、60000年後的事件。此型號的領航員在亂數事件過後不久,就被判斷為系統容易受外界影響、無法維持穩定工作性能而全面退役,該人員將這個物件捐贈給檔案部之後,獲得了2個月份的餐券。